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科學家用自己手臂喂飽 5000 只蚊子!這科研做得也太拼了吧!!

(本文部分圖片可能引起不適,請慎重點開)

(本文部分圖片可能引起不適,請慎重點開)

(本文部分圖片可能引起不適,請慎重點開)

很多人可能不太清楚,對人類威脅最大的動物是哪一種?

兇殘的鱷魚?

不,鱷魚每年致人死亡的只有 1000 例 …

暴躁的河馬?

非也,河馬每年致人死亡只有 500 例 …

至于獅子,狼,鯊魚就更不是了,全世界每年致人死亡的案例只有個區區位數。

其實,對人類威脅最大的動物就在我們身邊,那就是 … 蚊子 …

這種不起眼的微型殺手,每年致人死亡的案例竟然高達

—— 750000!

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地球上古往今來存活過的人類有 1100 億,近一半人(520 億)的死亡和蚊子有關。

可以說,自人類誕生之日起,蚊子就是我們的頭號敵人,無處不在的它們,一直困擾我們至今。

蚊子對人類的巨大傷害常常為大眾所忽略。

幸運的是,我們當中依然有把抗擊蚊子作為畢生事業的人,他就是澳大利亞科學家,著名 " 蚊語者 "Perran Ross。

這兩天,Ross 博士在推特上的一張舊照火了:

為了驗證根除登革熱的辦法,Ross 博士不惜獻出自己的手臂喂飽上千只蚊子 …

(高能預警)

很多人不知道,Ross 博士不惜為科學獻身的背后,卻是人類抗擊蚊子的又一次突破性勝利!

一切,得從 Ross 博士抗擊蚊子的漫長戰役說起 …

Ross 博士是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的生物醫學專家,多年來,他殫思竭慮,苦苦探尋消滅蚊子的辦法。

為了找到對付蚊子的殺招,把手臂獻出來讓蚊子咬,早已成為 Ross 博士多年來的日常 …

Ross 博士上一次獻出手臂喂蚊子后爆紅,是他成功驗證了 " 撐死 " 蚊子的辦法。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翻閱過去的資料,從 50 年前的文獻中,發現了一個思路清奇的實驗—— " 讓蚊子吸血到撐死 ":

原來,一位名叫 Robert Gwadz 的蚊子專家,將蚊子的腹神經索切斷,讓蚊子無法傳遞 " 已吸飽血 " 的信號。

因為感覺不到 " 飽 ",蚊子一直保持著對血液的饑渴,吸完一次又一次,最終肚皮撐破而死 …

實驗之后,Gwadz 博士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

蚊子的腹部有一個感受器,專門控制蚊子的吸血量,如果找到辦法讓蚊子的感受器失靈,讓它們都 " 吸血到死 ",就能有效減少它們的數量。

這是一個腦洞大開的思路,在 Gwadz 博士之后幾乎無人問津,直到幾年前 Ross 博士決定拾起前人的這項 " 滅蚊奇謀 "。

Ross 博士用細鑷子切斷了一只雌性埃及斑蚊(只有母蚊子吸血)的腹神經索,做完 " 手術 ",讓蚊子歇息一晚之后,Ross 博士讓這只蚊子在他的手臂上吸血,最終見證了神奇的一幕:

這只蚊子在腹部鼓脹到很大了卻依然不肯停下來,仍舊在 Ross 博士的手臂上拼命吸 …

最終腹部炸裂而死 …

實驗結果證實了 Gwadz 博士的假設,也讓 Ross 博士在前輩的思路上開出了新的腦洞:

把蚊子挨個抓來 " 做手術 " 顯然是不現實的,但可以照這個思路尋找一種辦法,通過控制蚊子 " 胃口 ",讓它們要么吸血到撐死,要么對人類的血液毫無 " 胃口 "。

最終,Ross 博士和同行們在這方面取得了不少新進展:

比如有研究小組發現了一種減肥藥 , 能有效抑制蚊子的 " 胃口 ",還有研究小組發現讓蚊子區分不了植物花蜜和人類血液的生物機制。

而最有效的方法莫過于改造一種蚊子(基因,遺傳等方面),讓它們的 " 饑餓 " 感受器失靈,還把這樣的特質一代代遺傳下去,從而讓蚊子最終全部 " 吸血暴斃 "…

當然,愿景是美好的,這方面目前還停留在研究階段,相信在未來會有驚人的突破。

但是,用改造蚊子的辦法杜絕傳染病,卻是 Ross 博士正在實現的驕人成果之一。

最近火遍網絡的那張手臂沾滿蚊子的照片,便是 Ross 博士最新的一項關鍵實驗:

讓感染上沃爾巴克氏菌(Wolbachia)的蚊子叮咬自己,從而驗證這批蚊子不再傳播寨卡,登革熱等病毒 …

讓蚊子感染沃爾巴克氏菌,其實是一場 " 以毒攻毒 " 的戰爭。

要知道,蚊子之所以對人類最為致命,原因在于它們在吸血的同時,還會傳染登革熱,寨卡一類的致命病毒,以及傳播瘧原蟲引發瘧疾。

這些情形在熱帶地區(尤其非洲)尤為普遍。

Ross 博士所在的澳大利亞,過去也曾爆發過零星登革熱。要消滅登革熱,最好的辦法莫過于杜絕病毒的傳播載體——蚊子。

經過多年研究,Ross 博士和同行們發現了杜絕蚊子傳播傳染病毒的有效辦法:

讓蚊子感染上沃爾巴克氏菌。

沃爾巴克氏菌是一種對人類無害的細菌,卻能讓蚊子無法攜帶病毒,它能從兩方面起作用:

一來沃爾巴克氏菌能強化蚊子的免疫系統,增強了它們對登革熱之類病毒的抵抗力。

二來,沃爾巴克氏菌能迅速搶占 " 蚊子 " 體內的資源,讓病毒即便入侵蚊子了也無立足之地,最終被活活 " 餓死 "。

之后,再把感染了沃爾巴克氏菌的蚊子放歸自然,和未感染的蚊子交配,使沃爾巴克氏菌在蚊子群落代代相傳,越來越多攜帶沃爾巴克氏菌的蚊子誕生,傳播寨卡,登革熱病毒的蚊子就會越來越少,最終徹底杜絕這類病毒性傳染病。

過去十年,消滅登革熱項目(EDP)的科研人員在巴西,澳大利亞,哥倫比亞,印尼和越南都展開過小范圍試驗,結果表明,沃爾巴克氏菌感染的當地蚊子,對防治寨卡,登革熱病毒有顯著的效果。

然而,沃爾巴克氏菌感染蚊子的工程,并不是對所有種類的蚊子都能輕易實現,在對埃及斑蚊實驗時,Ross 博士便遭遇了難題:

這種蚊子不太容易大面積感染上沃爾巴克氏菌。

只能用異常細小的針,在顯微鏡的幫助下,在埃及斑蚊的蟲卵里挨個注射入沃爾巴克氏菌 …

這是一項無比耗時耗力的工作,每個工作人員一天只能注射幾百個蟲卵,在這幾百甚至上萬個蟲卵里面,才有那一個雌性埃及斑蚊的蟲卵,是能把病菌傳給下一代的 " 有效蟲卵 "。

經過長達半年的艱苦工作,Ross 博士的團隊終于打造出了一條感染沃爾巴克氏菌蚊子的生產線。

得以讓附近的好幾代蚊子,都成長為無法傳播病毒的帶菌蚊。

這,就是 " 蚊語者 "Ross 博士為科學獻身,拿自己的手臂喂 5000 只蚊子的 " 血腥圖片 " 的幕后故事。

Ross 博士本人對此倒是無比淡定,因為不久之后,他就 Po 出了手臂恢復的照片:

事實證明,實驗很成功,哪怕被 5000 只感染了沃爾巴克氏菌的埃及斑蚊叮咬,手臂在第二天便差不多恢復到正常,這 5000 只蚊子,沒有一只可以傳播病毒!

Ross 博士說,那張沾滿蚊子的手臂,暗示了一個可喜的成果:

攜帶沃爾巴克氏菌的蚊子數量目前已趨于穩定,在新冠疫情徹底結束后,它們可能被盡快釋放到全世界 12 個國家,用來徹底擊敗登革熱。

" 這是一個極其昂貴,需要全世界各個社群參與合作的工程,但我堅信它最終可以實現。"

但愿在不久的將來,在 " 蚊語者 "Ross 博士的帶領下,我們能夠最終擺脫這群困擾人類上萬年的微型殺手。

Ref:

https://www.sciencealert.com/wolbachia-mosquitoes-could-be-the-world-s-solution-to-dengue-fever

https://entomologytoday.org/2020/03/19/when-a-mosquito-cant-stop-drinking-blood-the-result-isnt-pretty/

https://twitter.com/moswhisperer

https://www.odditycentral.com/news/scientists-lets-thousands-of-mosquitoes-bite-his-arm-in-the-name-of-science.html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science/2016/10/161026_mosquito_zika

--------------------

我 si 番薯鴨:太偉大了

慕蓮勒:為科學獻身,崇拜了

池 _ 魚 __:我麻了我麻了

tofu 不改名浪費會員:尼瑪已經很難有什么圖讓我起雞皮疙瘩了,這個滿手的蚊子包突破了我的極限

好喜歡 arashi 鴨:謝謝科學家們!拜托了讓它們早日滅絕,或者不吸人血,實在不行能吸了不癢也很好。

MAYORRRRR:太偉大了 我看了都心疼

please_see_me:我敬仰這位偉大的科學家(真誠)

挖鼻孔的漢紙在啃草:看得我雞皮疙瘩掉一地,respect 了

(本文部分圖片可能引起不適,請慎重點開)

(本文部分圖片可能引起不適,請慎重點開)

(本文部分圖片可能引起不適,請慎重點開)

很多人可能不太清楚,對人類威脅最大的動物是哪一種?

兇殘的鱷魚?

不,鱷魚每年致人死亡的只有 1000 例 …

暴躁的河馬?

非也,河馬每年致人死亡只有 500 例 …

至于獅子,狼,鯊魚就更不是了,全世界每年致人死亡的案例只有個區區位數。

其實,對人類威脅最大的動物就在我們身邊,那就是 … 蚊子 …

這種不起眼的微型殺手,每年致人死亡的案例竟然高達

—— 750000!

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地球上古往今來存活過的人類有 1100 億,近一半人(520 億)的死亡和蚊子有關。

可以說,自人類誕生之日起,蚊子就是我們的頭號敵人,無處不在的它們,一直困擾我們至今。

蚊子對人類的巨大傷害常常為大眾所忽略。

幸運的是,我們當中依然有把抗擊蚊子作為畢生事業的人,他就是澳大利亞科學家,著名 " 蚊語者 "Perran Ross。

這兩天,Ross 博士在推特上的一張舊照火了:

為了驗證根除登革熱的辦法,Ross 博士不惜獻出自己的手臂喂飽上千只蚊子 …

(高能預警)

很多人不知道,Ross 博士不惜為科學獻身的背后,卻是人類抗擊蚊子的又一次突破性勝利!

一切,得從 Ross 博士抗擊蚊子的漫長戰役說起 …

Ross 博士是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的生物醫學專家,多年來,他殫思竭慮,苦苦探尋消滅蚊子的辦法。

為了找到對付蚊子的殺招,把手臂獻出來讓蚊子咬,早已成為 Ross 博士多年來的日常 …

Ross 博士上一次獻出手臂喂蚊子后爆紅,是他成功驗證了 " 撐死 " 蚊子的辦法。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翻閱過去的資料,從 50 年前的文獻中,發現了一個思路清奇的實驗—— " 讓蚊子吸血到撐死 ":

原來,一位名叫 Robert Gwadz 的蚊子專家,將蚊子的腹神經索切斷,讓蚊子無法傳遞 " 已吸飽血 " 的信號。

因為感覺不到 " 飽 ",蚊子一直保持著對血液的饑渴,吸完一次又一次,最終肚皮撐破而死 …

實驗之后,Gwadz 博士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假設:

蚊子的腹部有一個感受器,專門控制蚊子的吸血量,如果找到辦法讓蚊子的感受器失靈,讓它們都 " 吸血到死 ",就能有效減少它們的數量。

這是一個腦洞大開的思路,在 Gwadz 博士之后幾乎無人問津,直到幾年前 Ross 博士決定拾起前人的這項 " 滅蚊奇謀 "。

Ross 博士用細鑷子切斷了一只雌性埃及斑蚊(只有母蚊子吸血)的腹神經索,做完 " 手術 ",讓蚊子歇息一晚之后,Ross 博士讓這只蚊子在他的手臂上吸血,最終見證了神奇的一幕:

這只蚊子在腹部鼓脹到很大了卻依然不肯停下來,仍舊在 Ross 博士的手臂上拼命吸 …

最終腹部炸裂而死 …

實驗結果證實了 Gwadz 博士的假設,也讓 Ross 博士在前輩的思路上開出了新的腦洞:

把蚊子挨個抓來 " 做手術 " 顯然是不現實的,但可以照這個思路尋找一種辦法,通過控制蚊子 " 胃口 ",讓它們要么吸血到撐死,要么對人類的血液毫無 " 胃口 "。

最終,Ross 博士和同行們在這方面取得了不少新進展:

比如有研究小組發現了一種減肥藥 , 能有效抑制蚊子的 " 胃口 ",還有研究小組發現讓蚊子區分不了植物花蜜和人類血液的生物機制。

而最有效的方法莫過于改造一種蚊子(基因,遺傳等方面),讓它們的 " 饑餓 " 感受器失靈,還把這樣的特質一代代遺傳下去,從而讓蚊子最終全部 " 吸血暴斃 "…

當然,愿景是美好的,這方面目前還停留在研究階段,相信在未來會有驚人的突破。

但是,用改造蚊子的辦法杜絕傳染病,卻是 Ross 博士正在實現的驕人成果之一。

最近火遍網絡的那張手臂沾滿蚊子的照片,便是 Ross 博士最新的一項關鍵實驗:

讓感染上沃爾巴克氏菌(Wolbachia)的蚊子叮咬自己,從而驗證這批蚊子不再傳播寨卡,登革熱等病毒 …

讓蚊子感染沃爾巴克氏菌,其實是一場 " 以毒攻毒 " 的戰爭。

要知道,蚊子之所以對人類最為致命,原因在于它們在吸血的同時,還會傳染登革熱,寨卡一類的致命病毒,以及傳播瘧原蟲引發瘧疾。

這些情形在熱帶地區(尤其非洲)尤為普遍。

Ross 博士所在的澳大利亞,過去也曾爆發過零星登革熱。要消滅登革熱,最好的辦法莫過于杜絕病毒的傳播載體——蚊子。

經過多年研究,Ross 博士和同行們發現了杜絕蚊子傳播傳染病毒的有效辦法:

讓蚊子感染上沃爾巴克氏菌。

沃爾巴克氏菌是一種對人類無害的細菌,卻能讓蚊子無法攜帶病毒,它能從兩方面起作用:

一來沃爾巴克氏菌能強化蚊子的免疫系統,增強了它們對登革熱之類病毒的抵抗力。

二來,沃爾巴克氏菌能迅速搶占 " 蚊子 " 體內的資源,讓病毒即便入侵蚊子了也無立足之地,最終被活活 " 餓死 "。

之后,再把感染了沃爾巴克氏菌的蚊子放歸自然,和未感染的蚊子交配,使沃爾巴克氏菌在蚊子群落代代相傳,越來越多攜帶沃爾巴克氏菌的蚊子誕生,傳播寨卡,登革熱病毒的蚊子就會越來越少,最終徹底杜絕這類病毒性傳染病。

過去十年,消滅登革熱項目(EDP)的科研人員在巴西,澳大利亞,哥倫比亞,印尼和越南都展開過小范圍試驗,結果表明,沃爾巴克氏菌感染的當地蚊子,對防治寨卡,登革熱病毒有顯著的效果。

然而,沃爾巴克氏菌感染蚊子的工程,并不是對所有種類的蚊子都能輕易實現,在對埃及斑蚊實驗時,Ross 博士便遭遇了難題:

這種蚊子不太容易大面積感染上沃爾巴克氏菌。

只能用異常細小的針,在顯微鏡的幫助下,在埃及斑蚊的蟲卵里挨個注射入沃爾巴克氏菌 …

這是一項無比耗時耗力的工作,每個工作人員一天只能注射幾百個蟲卵,在這幾百甚至上萬個蟲卵里面,才有那一個雌性埃及斑蚊的蟲卵,是能把病菌傳給下一代的 " 有效蟲卵 "。

經過長達半年的艱苦工作,Ross 博士的團隊終于打造出了一條感染沃爾巴克氏菌蚊子的生產線。

得以讓附近的好幾代蚊子,都成長為無法傳播病毒的帶菌蚊。

這,就是 " 蚊語者 "Ross 博士為科學獻身,拿自己的手臂喂 5000 只蚊子的 " 血腥圖片 " 的幕后故事。

Ross 博士本人對此倒是無比淡定,因為不久之后,他就 Po 出了手臂恢復的照片:

事實證明,實驗很成功,哪怕被 5000 只感染了沃爾巴克氏菌的埃及斑蚊叮咬,手臂在第二天便差不多恢復到正常,這 5000 只蚊子,沒有一只可以傳播病毒!

Ross 博士說,那張沾滿蚊子的手臂,暗示了一個可喜的成果:

攜帶沃爾巴克氏菌的蚊子數量目前已趨于穩定,在新冠疫情徹底結束后,它們可能被盡快釋放到全世界 12 個國家,用來徹底擊敗登革熱。

" 這是一個極其昂貴,需要全世界各個社群參與合作的工程,但我堅信它最終可以實現。"

但愿在不久的將來,在 " 蚊語者 "Ross 博士的帶領下,我們能夠最終擺脫這群困擾人類上萬年的微型殺手。

Ref:

https://www.sciencealert.com/wolbachia-mosquitoes-could-be-the-world-s-solution-to-dengue-fever

https://entomologytoday.org/2020/03/19/when-a-mosquito-cant-stop-drinking-blood-the-result-isnt-pretty/

https://twitter.com/moswhisperer

https://www.odditycentral.com/news/scientists-lets-thousands-of-mosquitoes-bite-his-arm-in-the-name-of-science.html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science/2016/10/161026_mosquito_zika

--------------------

我 si 番薯鴨:太偉大了

慕蓮勒:為科學獻身,崇拜了

池 _ 魚 __:我麻了我麻了

tofu 不改名浪費會員:尼瑪已經很難有什么圖讓我起雞皮疙瘩了,這個滿手的蚊子包突破了我的極限

好喜歡 arashi 鴨:謝謝科學家們!拜托了讓它們早日滅絕,或者不吸人血,實在不行能吸了不癢也很好。

MAYORRRRR:太偉大了 我看了都心疼

please_see_me:我敬仰這位偉大的科學家(真誠)

挖鼻孔的漢紙在啃草:看得我雞皮疙瘩掉一地,respect 了

以上內容由"英國那點事兒"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必威体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