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疫情中的劇院停業不停工 退票繁瑣超出想象

網易娛樂 03-10 1

百老匯原版音樂劇《獅子王》

國家大劇院演出項目《王者之舞》

新京報 3 月 10 日報道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給演出行業帶來的影響,全國演出市場正處于停滯狀態,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兩次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 3 月初,全國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 2 萬場,直接票房損失已超過 20 億元,在其最新發布的 3 月份數據中顯示,據不完全統計,全國 20 余省市,僅三月就取消或延期近 8000 場次演出(包含劇場和大型演出),直接票房損失超過 10 億元。

目前各大企業陸續復工,從春節期間其實就未曾停工、忙著處理因演出取消而帶來善后工作的劇場,也在隨著復工陸續開啟新一輪的線上推廣,在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出 " 探索線上傳播和增值新模式,為市場的恢復積蓄能量 " 的倡議下,國家大劇院、北京保利劇院都先后推出了 " 線上觀演——云展播 " 與 " 保利云劇院 " 等線上活動。但新京報記者專訪國家大劇院、北京保利劇院、中演院線等多家劇院負責人,大家表示,目前復工的主要工作還是集中圍繞著宣布取消與延期的相關演出項目后續工作及洽談溝通工作展開,同時他們也坦誠表達了目前行業內面臨的困境。

行業困境

退票繁瑣超出想象,上半年復演無望

中演演出院線發展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稱,中演院線)的執行董事、總經理張利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他們面臨的困境是長時間演出停滯:" 估計停演的情況會延續到 5 月份。目前中演院線正在營業的 15 家直營劇院(如北京地區的天橋藝術中心)2 月演出均已取消,3 月演出也全部取消或延期。已停演停售 112 個項目,共計 248 場演出,目前取消或延期演出的項目還在不斷增加,若疫情持續至 4 月底,預計還將取消 200 余場演出 "。

中演院線目前已停演或延期的項目包括:俄羅斯國立莫伊謝耶夫模范民族舞蹈團《世界甄選舞蹈之夜》、《惡作劇之吻》,這兩臺演出原定 2-3 月全國巡演,全部取消;正在洽談延期的包括舞劇《花木蘭》、《詩經 · 采薇》、《白色搖籃曲》等多部劇目;立陶宛的話劇《致命羅基斯》原定于 5 月份進行全國巡演,也已決定延期至 2021 年。另外,其自制劇目音樂劇《圖蘭朵》也受到了影響,所有制作工作處于停滯狀態。同時張利也指出,由于線下演出的特質,需要至少兩個月的宣傳推廣、售票、技術對接等前期籌備時間,目前來看,上半年的演出恢復已基本無望。

除此之外,張利也向新京報記者透露:" 整個演出產業鏈當中,受疫情影響、損失最大的是劇場,比如國家大劇院,北京天橋藝術中心,廣州大劇院這類綜合性演出場館,不主要以租場,而是以自辦演出為主運營業務,受到的影響會更大。比如我們直營的北京天橋藝術中心和廣州大劇院,自辦的演出項目的比例占全年演出項目一半以上,如果加上劇場從員人員多、經營場所能源消耗大的因素來估算損失,可以用慘重來形容。"

與中演院線不同的是,在北京保利劇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姚睿看來,目前面臨的困難首先是要保障員工的安全問題,保利院線在武漢有 4 家公司,300 多名職工,他們的健康安全是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除此之外,姚睿也表達了與涉外的演出項目溝通也是目前工作重頭戲。據不完全統計,從春節到現在,保利院線共取消或延期演出達 1000 多場,涉外演出的總體比例達到 40 — 45%:" 這其中如百老匯原版音樂劇《獅子王》這類年度重點項目,全國院線總場次達 199 場,我們現在正積極跟外方溝通,很多細節都在洽商中,北京站到底能不能如期,現在只能觀望中,畢竟是 100 多場的涉外演出,不僅我們有困難,外方其實也面臨同樣的困難,一方是制作方無法往下推進項目,一方是經紀方簽了合同也不能履行,而劇場也只能觀望著。" 另外姚睿還補充道:" 對于我們整個行業,許多原定原創劇目排練基本都停止了,現在不能排練,意味著劇目的生產周期要延遲,這里面有個最大的難題就是演員檔期的重新協調,這個也是難題。"

退票工作

每個觀眾都要逐一確認和溝通

從幾家劇院的采訪中得知,目前劇院復工的主要工作仍主要集中在退票工作上。2020 年,國家大劇院先后三次發布取消公告,遭遇了劇院成立十二年來最大規模的退票,從 1 月 26 日至今,大劇院取消演出活動共 157 場,退票 57884 張。國家大劇院市場部黨支部書記金慧表示,作為負責此次退票工作的國家大劇院市場部接到任務后,部門內的工作人員從春節期間開始就放棄了休息,全力以赴做好退票工作。

退票具體的工作流程主要通過后臺的工作人員通過短信、微信及電話回訪方式逐一與觀眾溝通展開,金慧告訴新京報記者,一方面是通過短信,通知到這些涉及到購買了 5 萬多張票所對應的購票者,告知大家演出取消了,大劇院何時辦理退票、退款的手續等,有些觀眾只要等著走程序即可,有些需要觀眾提供銀行賬號才能為其辦退款。另外,如果短信發出去之后,觀眾沒有回復,就相當于只有單向溝通,因此工作人員會再次給觀眾逐一電話,給這些沒有回復的觀眾以確認:" 當時每天外呼電話很密集,工作量特別大,有些觀眾也會因為市場部電話占線而產生情緒問題,我們會一一進行安撫。"

北京保利劇院管理有限公司姚睿也面臨同樣的情況,因演出的取消,涉及需退的票款達 1700 多萬元,因為有些票款牽扯到銀行結算的問題,目前復工之后,通過網上退款的工作已完成 80%。在退票工作的環節,姚睿還補充了另一個工作重點——向觀眾做好解釋工作,盡量避免觀眾到現場退票增加交叉感染的機會:" 因為劇場屬于人員聚集的場所,我們必須遵守政府的管控規定,不能再爆發群體性聚集的危機。"

未來檔期

邊觀望邊調整計劃和規范安排流程

2 月 7 日,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出 " 致全國演藝同仁倡議書 ",其中一項建議為:" 主張劇場、大型場館等演出場所經營機構應提早規劃檔期安排,以應對疫情之后將面臨的大量演出需重新預定場地的困難,并將可用空檔通過公開平臺向行業發布,以方便演出主辦機構預定,且不應以檔期緊張為由提高場租等相關費用,有條件的場所可根據實際情況降低非周末的工作日場地租金,減輕演出主辦機構運營壓力。"

中演院線張利告訴新京報記者,針對這一倡議,中演已開始積極的安排旗下直營劇院提前規劃檔期,以避免出現恢復演出后面臨演出扎堆的情況。但工作執行過程中也有相應困難:" 提前規劃檔期安排是演出場館必須做的事情,關鍵是提前多久。一般來說年初就會公布全年的演出計劃,其中引進自辦的項目一旦簽約,都能比較早定下來。但是租場的話,有個預定到簽約的時間差,預定時間里主辦方突然要改檔期、撤檔等,就會造成場館排期的變化,現在對于疫情的發展大家都還在觀望,一旦時間得以確定恢復演出后,中演院線會規范操作檔期安排流程,希望可以促進整個行業更加健康有序地發展。"

保利院線的姚睿對恢復演出后的市場做出了預測," 大家肯定需要一個釋放,都想出來去看一些演出,疫區城市可能還會要觀望一段時間,但是對于不在疫區的城市,預測會迎來一個小高峰。這就要考驗一個劇院,工作人員是否能第一時間迅速到位,劇目的演出計劃、針對這些疫情剛剛結束制定的一些特殊的營銷策略是不是成型,甚至是否能組織一些公益演出活動去吸引更多的人關注劇場,讓大家從疫情的情緒中緩解出來。但文化市場是有飽和度的,也不能天天演,一個是經濟實力,一個是時間問題,可能會有個小高峰,但是也不要太樂觀。" 姚睿同時指出," 通過這次疫情讓演出行業停滯這段時間,希望大家能思考資本對于演出市場的良性作用,尤其近年來演員和舞美的價格都在迅速提升,這里就有資本運作起到的一種盲目的作用。希望疫情過后,無論是劇場、演員還是經紀公司,彼此能夠回歸正常,把市場帶回良性發展。"

涉外演出

國外團方都能理解并盡力預留新檔期

對于有自營劇目演出的劇院來說,演出取消后的溝通工作成為復工后主要工作之一。2 月 25 日,北京天橋藝術中心宣布原定 5 月巡演的立陶宛話劇《致命羅基斯》延期至 2021 年,作為這個項目的運營方,中演院線總經理張利表示," 演出取消后他們都在關心疫情的發展,關心中國演出行業的同仁們。我們同時也收到了很多海外演出機構或團體等合作伙伴的鼓勵和慰問,他們為武漢加油,為中國打氣,從精神方面給予我們莫大的支持。包括中演院線旗下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的很多海外成員單位,也紛紛發來慰問信,表達關切與支持,并表達疫情結束后繼續合作的意向。" 中演院線方表示會一直與團方、合作方保持聯系,積極溝通雙方的調整意見與方案,從 2 月 3 日開始,中演院線以 " 云辦公 " 方式復工,進行一系列上述復工工作,在這期間,中演院線及時調整了全年經營計劃,指導各直營劇院做好取消演出的退票工作,針對各地劇院開展調研,為恢復生產做好準備。

北京保利劇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姚睿則表示,疫情過后,團方和劇院方都會重新安排檔期:" 涉外演出的取消或是延期都是通過與團方溝通后雙方認可才發布的,有的涉外演出項目取消,是因為過了原定檔期他們之后的檔期確實不能來,譬如,明年團方沒有亞洲的演出計劃。從目前來看,行業恢復正常預計需要至少 2~3 個月,國外的演出團體心里其實也明白這個時間點。"

面臨機遇

行業有望完善線上平臺發展

新冠肺炎的突發固然給演出行業帶來不小的沖擊,但張利樂觀的認為,這無疑也是一次行業加快探索創新的機遇,有助于完善演出行業在線上平臺的發展。雖然是一段被動 " 停下來 " 的時間,但借此時間冷靜思考后,或許可以發現演出行業能夠創新的一些 " 空白區 ":" 這次疫情讓我們又一次感受到了演出行業對不可抗力情況下的‘敏感’特征,這就提醒我們,需要考慮建立平時和特殊時期兩套運行機制,請求政府在特殊時期對該行業實施政策援助,并進一步提高風險意識,要有處理應對突發事件的心理準備和素質能力,避免出現特殊時期‘兩眼一抹黑’的窘況。" 同時,張利也強調說,疫情結束后,演出行業一方面要積極開展行業自救行為,一方面也期待政府能提供具有實質性意義的幫扶舉措。

在姚睿看來,此次疫情并非針對整個演出行業,它對中國整個經濟都有沖擊,只不過演出行業是處在比較直觀的層面上,因此不能將這次疫情帶來的影響看成是演出業的一個沖擊。" 這段時間演出行業從業者可以正好關上門,好好冷靜一下,借機想想隨著這些年資本的運作帶來的雙刃劍效果,未來市場要恢復,那些好的劇目、優秀的團體就是要更早的進入市場,搶占市場,一些制作內容跟制作水平都比較低的肯定得往后排。"

相關政策指導

要求隔座賣票增強觀演安全感

2 月 26 日,北京市文旅局聯合北京市衛健委、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發布《新冠肺炎流行期間北京市演出場所防控指引》,3 月 3 日,上海也發布了《上海市演出場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的工作指南》。在防控指南中,北京和上海兩地政府都對劇場的準備工作提出了諸多建議要求。除了對劇場本身的消毒清潔、職員防疫管理之外,也對劇場的上座率提出了建議:北京提出各演出場所應根據自身情況制定防疫票務預案,增強觀眾觀演安全感。如:每場演出減少 40% 的售票張數,進行隔座賣票。北京,上海兩地各大劇院與演出機構紛紛做出積極響應相應。

以上內容由"網易娛樂"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