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影視公司勁刮商譽減值風 國資登場救急

時代周報 03-10

[ 摘要 ] 經時代周報記者統計,在已披露業績預告的 23 家上市公司中,有 14 家凈利潤預計出現虧損,13 家凈利潤同比出現下滑。

時代周報記者 范文茜 發自廣州

隨著多家公司陸續披露 2019 年業績預告,影視行業再次降至 " 冰點 "。

經時代周報記者統計,在已披露業績預告的 23 家上市公司中,有 14 家凈利潤預計出現虧損,13 家凈利潤同比出現下滑。

其中,商譽減值成為多家公司預告虧損的主要原因。

這是繼 2018 年后,影視板塊再度出現大面積計提商譽減值準備,引起了監管部門高度關注。深交所向華誼兄弟(300027.SZ)、萬達電影 ( 002739. SZ ) 等公司發出關注函,要求說明計提商譽減值的原因。

"2014 年開始,國內上市公司掀起了高溢價并購熱潮,高溢價并購必然帶來高商譽。2015 年,文化傳媒板塊因并購產生的商譽規模就高達 1042.46 億元。近兩年行業下行,當年收購的公司難以完成業績承諾,影視傳媒板塊成為商譽爆雷的重災區。"3 月 7 日,資深注冊會計師、知名財稅審專家劉志耕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因此,近年來,不少影視上市公司通過商譽減值進行 " 財務洗澡 ",一次性釋放資產負債表風險,以換取下一個財年亮眼的財報數字。

3 月 4 日,時代周報記者向萬達電影、北京文化 ( 000802.SZ ) 、華誼兄弟等公司發去采訪函,截至發稿未獲回復。

在行業下行的背景下,已有部分企業尋求轉型。

3 月 6 日,華策影視 ( 300133.SZ ) 一位中層管理人員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影視行業具有較高風險和不確定性,對頭部公司來說," 不能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 " 的分散風險意識越來越強,公司近年往新興業務上投入了較多資源。

高溢價并購 " 后遺癥 "

2019 年中國電影總票房達到 642.66 億元,觀影人數達到 17.27 億人次,雙雙創下歷史新高。

但火熱背后,前些年并購熱潮帶來的 " 后遺癥 " 迸發,上市公司的業績卻跌入谷底。

繼 2018 年后,華誼兄弟二度陷入虧損危機,2019 年預虧 39 億元,同比降 262.56%。萬達電影全年預計虧損 47.2 億元,同比降 324.5%。

《流浪地球》《戰狼 2》出品方北京文化業績也不理想,凈利潤預虧 24.5 億元,同比降幅超 850%。

實現盈利最多的是光線傳媒(300251.SZ),凈利潤預計 9.53 億元,但與去年同期相比仍跌逾 30%。

wind 數據顯示,從 2015 年年末至 2019 年年底,影視傳媒股整體市值從 2.4 萬億元縮水到了 1.2 萬億元,多家上市公司的市值比 2015 年巔峰時期縮水 50% 甚至是 80%。

多家影視公司預告巨虧的背后,是高溢價并購帶來的商譽爆雷。

萬達電影、華誼兄弟、長城影視(002071.SZ)、北京文化、華策影視等公司均提及計提商譽減值的準備,且數額巨大。其中,2019 年萬達電影計提商譽減值準備及長期資產減值準備約 59 億元。

據 wind 數據,2019 年前三季度影視傳媒板塊 31 家公司商譽總規模為 327.4 億元,對比 2018 年三季度 423.62 億元規模有所下降。

劉志耕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之所以會出現高額商譽,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一些上市公司對業績承諾和并購對賭的溢價不夠謹慎,過于樂觀甚至過于激進冒險。

他表示,影視行業又是輕資產行業,容易過度依賴個別明星、導演,以及可遇不可求的 " 爆款 " 影片,這使得影視行業成為商譽 " 爆雷 " 的重災區。

商譽偏高的影視公司,近年來都熱衷于依靠并購擴張。

以華誼兄弟為例,從 2013 年到 2015 年整個創業板的并購浪潮之中,華誼兄弟先后以業績對賭方式,高溢價收購了浙江常升 70% 股權、銀漢科技 50.88% 股權、東陽浩瀚 70% 股權、東陽美拉 70% 股權。

四起并購合計耗資 27.3 億元,商譽總計超過 25 億元。

中泰證券研報認為,隨著超過 50 家被并購標的業績承諾到期,2018-2019 年是影視公司商譽減值高發期。

隨著監管趨嚴和熱錢散去,行業并購熱潮漸漸減退。

東方財富 Choice 數據顯示,影視行業并購案從 2013 年開始飆升,在 2016 年達到頂峰,突破了 252 起,并購金額接近 1000 億元。

但 2019 年行業并購數量減少至 97 起,同比下降 67%,金額為 212 億元。

" 從會計角度而言,我認為企業商譽占凈資產的比例在 30% 以內比較合適。一旦出現商譽減值,風險可控,不會給企業和股民造成很大影響。" 劉志耕表示。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數據發現,商譽規模排前列的萬達電影 134.52 億元,占凈資產比例 41.87%;長城影視、奧飛娛樂(002292.SZ)、文投控股(600715.SH)、大晟文化 ( 600892.SH ) 該比例均超過 30%。

與去年同期有 8 家公司商譽占凈資產比例超過 50% 相比,已有所下降。

多家公司獲國資 " 救場 "

" 寒冬 " 成為影視行業的標簽,機構投資者普遍也對行業持觀望態度。

不少影視上市公司選擇引入國資紓困。今年 2 月 11 日,北京文化發布公告稱,第一大股東華力控股擬將其 15.16% 全部股權轉讓給北京市文科投資顧問有限公司。而北京文科投資背后公司的大股東正是北京市國有文化資產監督管理辦公室。

早在 2018 年 7 月,當代東方(000673. SZ)" 易主 " 山東高速集團全資子公司山高投資,就打響了國資入主影視民企的第一槍。

2019 年 2 月,江西省出版集團旗下的華章投資成為慈文傳媒 ( 002343. SZ ) 實控人,慈文傳媒由民營公司變為國資主導的混合所有制上市公司。

時代周報記者統計,截至目前,已有 8 家民營影視公司獲得國資入股。

3 月 5 日,經濟學者宋清輝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國資入股一方面解決了民營影視公司的 " 融資難、融資貴 " 的問題,有助于緩解資金壓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利用自身的政府資源來拓展影視公司業務。

同日,某券商公司首席傳媒分析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從邏輯上看,國有資本和民營影視公司借助各自的優勢,達成合作是互利共贏的好事。但未來戰略方向能否一致、能產生多大的 " 化學效應 ",對上市公司業績持續增長有多大幫助,仍有待觀察。

事實上,并不是抱上國資 " 大腿 " 就意味著高枕無憂。

2018 年 10 月,長城影視控股股東長城影視文化企業集團宣布,與青島全球財富中心達成戰略合作,但在細節洽談階段,雙方因對協議核心條款的履行產生分歧而鬧上法庭,10 億元注資最終未果,不歡而散。

華策影視創始人趙依芳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 " 國資投資確實可能有政策性的意義在里面,但長遠來看,國企也是資本,資本還是會對發展有要求,所以我們也不刻意去明確是什么樣的投資。"

除了引入國資馳援,越來越多影視公司開始探索多元化經營模式。

" 華策在手游和直播業務方面的發展一定程度上增強了股價反彈力度,股價在今年 2 月初逆勢上漲,創下近一年的新高。" 前文所述的華策影視管理人員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劉志耕則表示,無論是商譽減值,還是尋找國資 " 輸血 ",都只能解燃眉之急。影視行業仍處于加速洗牌階段,抱著投機取巧的心態難以持久,唯有扎扎實實的經營功底和盈利實力才能支撐業績和股價。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以上內容由"時代周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公司專家
fun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